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

编辑:报纸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03:33:31
编辑 锁定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位于四川省剑阁县剑门关旁红星广场,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于1935年4月2日胜利攻克剑门关而建,并建有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馆。2008年7月启动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纪念馆建设。红军血战剑门关遗址被列入国家确认的四川红色旅游重点景区。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馆正在申报四川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中文名称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
地理位置
四川省剑阁县剑门关
始建于
2008年7月
造    型
呈四面体

目录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特色

编辑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主碑高19.35米、宽4.2米,寓意1935年4月2日红军攻克剑门关。
剑门战斗大捷的艺术墙 剑门战斗大捷的艺术墙
1980徐向前元帅题词“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镌刻在主碑正前面。题词下方有一组形象逼真、士气高昂的红军战士主雕铜像;碑座四周嵌有红军来剑门山区的主要战斗、政权建设等八面浮雕。在八面浮雕下,刻有为创建剑阁苏区、牺牲疆场的红军英烈1200多人的名字。碑座四周嵌有红军强渡嘉陵江、浴血火烧寺、剑门女红军、血战剑门关、军民鱼水情、剑门关大捷、剑阁会议、苏维埃政权等八面汉白玉浮雕。纪念碑右侧伫立着当年部署和指挥剑门关战斗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的铜像。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馆位于纪念碑左侧,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分两个单元。第一单元是陈列部分,展陈的是参战红军将士当年留下的文物,其中《中华苏维埃宪法大纲》为国家一级文物1件;第二单元为多媒体摸拟红军攻克剑门关的战斗立体场景。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背景

编辑
四川省剑阁县属川陕革命老区,境内的剑门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打下剑门关,犹如得四川”之说。1935年3月29日,红四方面军主力在四川省苍溪县的塔子山强渡嘉陵江,全歼川军一个旅,直奔剑门关。1935年4月2日,在王树声副总指挥的指挥下,红军攻克剑门关;另一路红军于3月31日占领剑阁县城。占领剑阁后,红军在这里建立了三个县苏维埃政府和15个区、乡苏维埃政府,70多个村苏维埃政权,有1109人参加红军。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

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碑史实

编辑
1935年3月底,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后,军兵分三路,以疾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沿江敌人。左翼红九军一部在红四军一部配合下,攻占南部县城;中路红三十军及红九军另一部攻占剑阁后,以第八十九师控制县城,第八十八师向东北疾进;右翼红三十一军击溃刘汉雄部后,迅速向剑门关推进。4月2日拂晓,第九十三师、第八十八师及第九十一师1个团,分别进抵剑门关下,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剑门关。
红军攻克剑门关示意图 红军攻克剑门关示意图
 剑门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邓锡侯对这一战略要地极为重视,把它作为江防部署的重要支撑点,派第二十八军宪兵司令刁文俊率3个团据守,密布地堡、堑壕,并派人用十几匹骡子驮来4万银洋作为犒赏,妄图凭借险要地势,将红军堵截在雄关之下。
为攻克天险剑门关,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王树声
王树声仔细察看地形后认为,剑门关北面是悬崖绝壁,中间仅有一条只可并行两人的狭窄古道,关口上又修有坚固的城楼,楼门一关,根本上不去;南面则是比较平缓的山坡,山头呈阶梯形,剑门关位于其最高峰。比较起来,由南往北打要容易一些。据此,他定下避开正面、打敌侧后与奇兵突袭相结合的作战方针,并制定了三路进攻剑门关的作战计划: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一师的1个团为第一路,快速截断关口东面的广元、昭化等地援敌,经黑山观、凤垭子强夺李家嘴,形成扇形佯攻阵势,以牵制敌人火力;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为第二路,由南面直插剑门,策应红三十一军攻关;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三师和骑兵一部为第三路,从五里坡直冲关槽,攻击关口主峰。王树声亲临前线,指挥战斗。
徐向前和王树声 徐向前和王树声
 三路红军随即奉命行动,对敌各个集团工事实行逐点攻击,很快扫清了剑门关外围据点,击溃守敌一个团,迫使敌人逐渐缩小了防御阵地。第三路红军以精选的7名勇士组成小分队,在当地老百姓徐元培带领下,绕道诸王山西侧的梯子崖至金牛峡一带,缴获了一面川军旗帜和一挺机枪,随即化装成川军,边走边喊:“兄弟们,自己人!”守关的敌军还没来得及辨别真伪,红军勇士已飞上关楼,高喊着“缴枪不杀”,连毙数敌,占领了关楼。之后,红军紧闭关门,以轻重机枪封锁关口,守敌被迫逃上主峰阵地。
只要拿下主峰,剑门关就破了。为啃下这块硬骨头,王树声决定调第九十二师第二七四团第二营担任主攻任务。这支部队曾荣获“夜袭常胜军”的称号,一直被王树声作为预备队使用,关键时刻才拉上去。王树声将指挥所设在离第二营不到300米的地方,亲自指挥战斗。为加强火力支援,在王树声的请求下,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动用了其直属的迫击炮营及机枪火力,对敌各集团工事实行逐点攻击。
红军血战剑门 红军血战剑门
 2日11时许,王树声下达了进攻主峰的命令。第二营在迫击炮、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向主峰发动了攻势。主峰上的川军依仗险要地势和精良武器,在红军仰攻道路上组成密集火力,拼命顽抗。第二营的勇士们沿着崎岖的山路,顶着枪林弹雨,艰难地接近敌人阵地。突然,山谷中一片喊杀声,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的王树声皱着眉头对第九十二师师长陈友寿说:“糟糕,敌人反扑了。”紧接着,他又命令通讯员:“快,跑步告诉九十一师,要他们立刻援助。”但由于敌人的火力实在太猛,第二营被迫退了下来。
之后,第二营再次发起冲锋,攻至半山腰时,狡猾的敌人钻进集团工事负隅顽抗。子弹从头上嗖嗖地飞过,炮弹在身边轰隆隆地爆炸,敌人凶猛的火力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第二营营长陈康左臂受伤。为减少伤亡,部队只好又退下来。
王树声双眉紧蹙,思索着进攻的办法。第九十二师师长陈友寿、政委叶成焕的心情也十分沉重,准备换第二营下来,调其他部队上。王树声叫人把二营营长陈康找来,问他有什么想法。陈营长一听要把自己的部队换下来,顿时就急了,他向王树声保证:“敌人就是铜金刚、铁罗汉,我们也要把他们打碎!”作为指挥员,王树声深谙哀兵必胜的道理,他当即决定,仍由第二营担任主攻任务,并以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一师向隘口东侧敌人进攻,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向隘口西侧敌人进攻,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三师做掩护攻击。他还向炮兵连连长下达了命令,要他一定要把炮弹打入敌人的集团工事内。
剑门战斗大捷的艺术墙 剑门战斗大捷的艺术墙
 第三次攻击开始。第二营吸取前两次攻击失败的教训,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机智勇敢地接近主峰地段。敌人故伎重演,又龟缩进工事内拼命扫射。部队伤亡很大,第二营鲍政委胸部连中数弹,但他在倒地后仍支撑着身子将手中的手榴弹扔向敌群,最后壮烈牺牲。在这关键时刻,红军的炮兵发挥了作用。炮兵连长亲自瞄准,一发发炮弹连续打中敌制高点上的集团工事,敌人枪声顿哑。陈营长乘隙迅速率部冲进敌人工事,与敌展开了白刃格斗。一个红军战士飞步冲上山顶,撕下川军的黄旗,把红彤彤的军旗插上了主峰。
川军制高点一失,顿时乱了阵脚,互相践踏和坠岩而死者甚多。王树声乘胜指挥红军猛打猛追,激战至下午4时,全歼守敌3个团约3000人,一举占领敌人所谓“插翅难渡”的剑门关要隘。多年以后,时任第二七四团第二营营长的陈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如数家珍:
红军战士鲍政委墓 红军战士鲍政委墓
 打剑门关时,参战部队有红三十军、红三十一军、红四军和红九军,采取集团进攻方式,由副总指挥王树声亲自指挥。由于地势对敌人有利,守敌1个旅3个团,加以有坚固的工事,一开始我们没有攻下来。同时,也有我们自己这方面的原因,这就是虽然王树声指挥红三十一军和红三十军一部担任主攻任务,但部队多了,步调不一致。王树声见没有攻下来,心里着急起来。他向炮兵连连长下达命令,要他一定要把炮弹打入敌人的集团工事内。同时,他把我叫来,喊着我当时的名字:“陈五和,你一定要把敌人的工事拿下来!”王树声对二七四团二营印象很好,把它作为一支预备队,关键时刻才投入使用,因为我们这个营特别能打仗,曾荣获“夜袭常胜军”的称号。于是,我带领全营官兵执行这个任务。我提着手枪走到队伍的最前头,接近敌人工事前是一路纵队,按营长、连长、排长的序列往下排着走,到了敌人工事前就展开战斗队形。当我们的炮兵十分精确地把炮弹打在集团工事内,把敌人的火器打哑后,我一声令下,一部分人冲上去了,另一部分人留在敌人工事外面准备抓逃出来的敌人。冲进去的部队歼灭了一些敌人,没有被歼灭的敌人拼命往外逃。由于两面是山,留在外面的部队往敌群中扔手榴弹,也把这些敌人消灭了。[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点